Skip to content
2016 年 11 月 09 日 / f14mp5

08102.改文學界想法救出版

發表標題:拯救出版業 要先調整觀念
發表日期:2016/07/20
發表版面:人間福報我見我思版

台灣文化官員、藝文界擔心出版衰退,努力救出版業。文學跟出版密切相關,但筆者長期跟台灣文學界前輩交流,認為如要救台灣出版業,應先改變文學界的想法:

一、放寬文學定義:
不知是保護自尊或其他原因,台灣文學界大多認為散文、部份類型小說、詩是「純」文學,其他都不入流,大部份文學獎也以此標準徵稿,限制了文學的其他可能性。

只是不少文學理論書提到,文學到現在都未有明確定義,既然現代民眾常欣賞廣告文案、歌詞、語錄、順口溜、新成語,且華文經典「宋詞」是古代流行歌詞, 所以文學的定義不是問題,甚至愈廣泛愈好。

二、努力文化商業化:
台灣文字工作前輩米果,曾說過「今年的員工旅遊,就讓我這本書來買單吧」這句話,意思是身為職業文字工作者,有責任協助合作的出版業者生存,畢竟出版作品要不少人力、物力、資金。

因此很多出版業者希望作品暢銷,得到更多營收以維持生存,只是部份文學界前輩不清楚,覺得暢銷書都是媚俗,也擔心商業化干擾專業自主,沒辦法隨心寫作,對此可先設底線再投稿、跟出版業者談合作。

三、找到目標讀者:
部份文學界前輩覺得寫作要隨心,設定「目標讀者」很奇怪,其實並非如此。

因為現代社會生活型態、價值觀多樣,除一般營利企業,連沒那麼商業化的社福界,推出商品、服務前都要具體設定目標群體,提高經營效率,尤其出版業大多是營利企業,知名出版集團老闆何飛鵬,說過「所有的想像都要數字化」這句話,所以設定目標讀者非常重要。

四、注重行銷:
大部份出版業者即使經費有限,仍努力宣傳出版作品,但文學界仍認為「好作品自然就有人看」。

那麼,前幾年健保局推動補充保費時,沒積極向文學界說明,稿費是執行業務所得,需交補充保費,實行後引起文學界氣憤,所以行銷不重要嗎?

畢竟筆者搭捷運、火車時,常看乘客拿紙本書、報紙、雜誌,或手機閱讀文字作品,且台灣言論管制鬆,別浪費這有利出版的環境,文學界快改變想法救出版業吧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