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2017 年 10 月 17 日 / f14mp5

11134.比起紅衣小女孩,社工更怕……

發表標題:比起紅衣小女孩,社工更怕……
發表日期:2017/09/25
發表版面:新公民議會吶喊廣場版
最近上映的台灣恐怖電影《紅衣小女孩2 》內容,是社工師處遇兒童虐待案件,遇到「紅衣小女孩」靈異事件。

其實比起紅衣小女孩,社工界更怕這些:


一、被迫回捐薪資:在台灣當社工,通常要大學相關科系學歷,但受限很多因素,造成月薪通常大約新台幣三萬元,且很少有加薪機會。


加上近年媒體陸續爆料,部分民間社福團體因營運資金有限、確保內部員工薪資平衡,要求社工回捐薪資,行情從新台幣兩千到六千元都有;前幾年社工專協對此,作《台灣社會工作人員勞動權益研究》發現,大約37.6%受訪社工遇過被迫回捐薪資。


依台灣不少家長很保護孩子特性,聽到這種事,大概會阻止孩子當社工,或看各地區社會局缺社工、醫院社工薪資較高,要求孩子到醫院工作,或當收入較穩定的公務員吧。


二、關說施壓:既然收入相對穩定,為何社會局缺社工?因為官方單位常有議員關說、高層主管施壓、民眾用各種激烈方式抗議情形,需抽出時間、心力回應,因此常有在官方單位工作的社工,抱怨被關說施壓,覺得專業不受重視選擇離職。


有正式公務員身份的社工,工時不受現有勞動法規控管,及經費、人力編制法規限制,面對一直新增的案件,跟可能隨時出狀況的服務對象,加班也就不意外。


三、複雜核銷:不管在哪個單位工作的社工,都希望簡化核銷。因現有台灣社福服務模式,主要是官方提供短期補助、標案,由民間社福單位提供服務,請領服務費需送統計、證明。


只是台灣資訊科技發展雖好,但台灣社福界受限很多因素,不少服務申請、紀錄、滿意度、核銷、評鑑資料,仍以紙本模式呈現;即使有資訊系統,卻較少作跨地區、單位整合,結果紙本資料堆滿有限的辦公空間,讓社工用不少時間、心力統計服務量,拖累工作效率。

實務上常有衛福部發公文,向各地區社會局要統計報表,社會局臨時打電話,向外包服務的民間社福單位催收,打斷工作節奏;筆者有幾次主動向社會局,建議簡化核銷方式,社會局考量減少承辦社工的工作量,幾乎每次都同意。

四、騷擾跟蹤:因社會文化性別價值觀,女社工相對較多,其中有不少美女,有時服務對象看了受不了就騷擾,因此資深社工常告誡新手社工,訪視會談要注意安全。

最恐怖的是,部分服務領域社工因處遇複雜案件,被服務對象或幫派成員跟蹤、恐嚇,美國還有社工因此被殺害。

結果台灣發生過幾次,社工打不過這些恐怖事物,最後過勞死事件,跟紅衣小女孩同樣變成鬼了。

廣告
2017 年 10 月 11 日 / f14mp5

04175.給公務員加薪帶動全民加薪?

發表標題:社工等於公務員?!他:民眾的錯誤印象!
發表日期:2017/09/22
發表版面:新公民議會吶喊廣場版
為改善台灣民眾薪資偏低問題,有企業老闆建議先給公務員加薪,帶動民間企業給員工全面加薪。

這位老闆認為,企業給員工多少薪資,會參考公務員薪資標準,如官員願意給公務員加薪,吸引民眾搶當公務員,民間企業為留住員工,跟進加薪就能拉高平均薪資。

雖台灣官方後來真的給公務員加薪,部分民間大型企業也跟著加薪,但實際使用卻有限制,在此分享台灣社福界經驗。

有社工系教授看社工薪資偏低,某次跟衛福部官員開會時,建議給在官方單位工作的社工加薪,帶動民間社福團體給社工加薪。

以筆者在民間社福團體工作經驗,也觀察公益團體自律聯盟,發表社福團體財務報表,得知此事後就向教授建議:社福團體不是不願加薪,而是資金有限!還是調高服務方案薪資補助,也教社福團體如何在確保專業倫理,開發商業收入來源才對。

由於為保障經濟弱勢服務對象,社工較少直接收服務費,且為遵守專業倫理,宣導及行銷方式限制多,加上社工專業訓練較少教行銷、商業管理,能開發收入來源有限,依賴官方的有限補助。

結果很多民間社福團體從財務來看,幾乎都是官方贊助,快要成了官方單位的一部分;部分社福團體資金有限造成營運困難,要求社工回捐薪資,很多社工相關科系學生、現任社工因此嚇得搶當公務員。

如先給在官方單位工作的社工加薪,反而讓更多社工搶當公務員,加深民眾「社工等於公務員」的錯誤印象;不願當公務員的社工,除面對專長很難養家問題,還要面對親友問:社會局缺社工,為何不當公務員?面對這種職涯兩難,內心壓力會很大!

教授聽完後覺得有道理,表示會再跟衛福部建議。

因此想改善薪資偏低問題,先看是因為企業團體經營策略,跟不上社會發展?是因為獲利模式有問題,連帶影響營收?是因為製造流程、服務效率值得改善?是因為想討好股東、希望預留資金預防未知風險,故意壓低員工薪資?

再從中找真正問題調整,連帶改善營收給員工加薪,比起只先給公務員加薪,期待民間企業團體給員工加薪還要好!

2017 年 10 月 05 日 / f14mp5

說圖636.為何進口商品要附華文標示?

發表標題:仔細看
發表日期:2017/07/26
發表版面:國語日報家庭版
媒體發表版本:
新產品五花八門,「偽裝」的外形常使人誤會。朋友先生在家耳朵癢,看到梳妝台上一盒紅色棉花棒,隨手拿起一根來挖耳朵,結果馬上流出紅色液體,嚇得他不敢再挖。

一會兒朋友買完菜回家,先生馬上問是怎麼回事,朋友心疼的說:「你竟然拿我新買的流行唇蜜來掏耳朵?」

他先生覺得冤枉,再拿起「棉花棒」的外盒來看,果然在韓文旁看到一行小字「水潤不掉色唇棉棒」。

原作版本:

這是真實新聞改編……
1.有位年輕男人在家耳朵癢,看梳妝台上放一盒紅色棉花棒。

2.他看不懂上面的韓文標示,直接拿來挖耳朵挖,結果耳朵流出紅色液體,以為是流血而不敢再挖。

3.男人的妻子進房間問:我放梳妝台的唇蜜呢?男人說:什麼唇蜜,我只看到棉花棒!

4.妻子立刻罵:那是韓國最流行的唇蜜!你竟然給他用來挖耳朵?男人說:冤枉啊,我看不懂那是唇蜜~~

2017 年 10 月 02 日 / f14mp5

說圖279.買鞋

發表日期:2017/07/24
發表版面:金門日報副刊版
發表標題:買鞋
媒體發表版本:
我有位家人的腳很大,不易買到尺寸適合的鞋子。

他有次逛鞋店,看到美國知名籃球員代言的球鞋,在想:「 美國人的體型很大,應該沒問題吧?」

結果他拿尺寸最大的球鞋試穿,仍穿不下,就跟店員說:「籃球員算什麼咖,我都比他大咖呢。」

原作版本:
1.我有位親戚的腳底很大,不容易買到大小適合且型式喜歡的鞋子。

2.他有次逛鞋店看到美國知名籃球員代言的黑球鞋,想說:「美國人的體型很大,應該沒問題吧?」

3.結果他努力試穿,還是穿不下。

4.他急忙跟店員說:「籃球員算什麼咖,我都比他大咖呢。」

附註:腳的閩南語唸法為「咖」,意思是社會地位,跟腳的閩南語唸法相同。

2017 年 09 月 29 日 / f14mp5

11133.小心績效傷害社福服務

發表標題:小心績效傷害社福服務
發表日期:2017/08/07
發表版面:新公民議會吶喊廣場版
任職民間社福團體接受勞工局委託,擔任身心障礙就業服務員時,因驗收績效規定,須讓指定人數服務對象穩定就業,努力讓服務對象找到工作,也問勞工局承辦人,如服務對象自行創業成功,能算績效嗎?

承辦人說不算,要接受官方或民間單位雇用,每星期工作二十小時以上才算。

當時聽完後在想,就業服務目的,是協助服務對象透過工作得到收入,維持家庭經濟能力,不過如服務對象自願,回家協助家人經營老店,或從事自由工作、創業得到收入養家,也達到維持經濟能力目的,為何不從寬認定?

雖可理解補助單位訂目標績效,是希望經費有效使用,以利向外界交代;不過社福單位為得到所需經費維持運作,專業人員為確保工作機會,即使績效不合理,也只能忍痛接受。

以前面提到的就業服務,驗收跟續約審核依據,甚至部分就業服務員薪資,跟績效有密切連動,易造成就業服務員為衝績效,仍積極鼓勵服務對象,應徵仍覺得不太符合需求的工作,或偏向服務不挑工作的服務對象。

也曾聽某位視障社工前輩提到,她執行的身心障礙服務,原本一年只服務二十人,但某次申請補助時,審查委員不管她平常需用輔具,閱讀工作文件影響工作速度,仍堅持增加成四十人才給補助,結果做得很辛苦,後來受不了而轉職。

還有密集性家庭維繫服務社工提到,此服務需社工投入較多時間、心力作密集訪視,連結相關社福服務,協助家庭改善關係及功能,但補助單位卻調高績效,要求服務更多家庭,造成工作量大增。

所以如要尊重專業自主、服務對象自決,確保整體服務品質,建議只要方式符合法規、專業倫理、情理,達到預定服務目的,確實滿足服務對象需求可算入績效。

另外有時因現實因素,像是沒後續支援體系,或專業人員經驗有限,或服務對象不願配合,跟其他外在較難控制因素,造成績效不如預期,補助單位可彈性調整績效目標;如怕受補助的社福單位拿錢不辦事,到時再調查實情就好。

畢竟越來越多營利企業發現,只顧衝績效會傷害工作人員熱情,封殺未來發展的各種可能,覺得不用過度認真看待績效,既然現有社福服務體系沒那麼商業化,重點是服務真實且各式各樣的人,是該適時調整了。

2017 年 09 月 23 日 / f14mp5

11123.澳門跟台灣聽障服務比較

發表標題:澳門與台灣聽障服務比較
發表日期:2017/08/11
發表版面:觀策站時事評論版
近日澳門聾人協會劉雪雯總幹事到台灣參訪,由於筆者做過聽障服務,想了解澳門跟台灣相關社福服務的不同,特請教劉總幹事,得到不少收穫:

手語翻譯服務發展

現在澳門只有澳門聾人協會,從西元2000年代推動手語翻譯服務,有9位全職手語翻譯員,兼任行政工作及下班時段輪流值機,雖案件沒分等級,也沒人員分級、證照制度,手語翻譯員需接各種案件,但為確保服務品質,新手工作未滿一年,通常不安排出外服務。

台灣則是從西元1990年代發展,體系相對複雜,除官方社福、勞工、司法部門自辦或委託民間單位,建立服務團隊,並由勞工部門舉辦證照考試,或服務團隊內部考試、採計服務時數方式,進行人員分級,決定可服務案件等級。民間社福單位也透過贊助、志願服務模式提供,因此大部份手語翻譯員是自由工作者,跟服務團隊簽約接案,其中有不少人是兼職,用所學知識、工作經驗服務多樣案件。

服務對象方面,台灣以服務台灣居民為主,澳門則是除澳門居民,外籍民眾也可申請,手語只要看得懂也可服務。申請方式方面,台灣部份地區可上網申請,澳門卻沒有。至於行政工作方面,台灣大多配置專責行政人員,負責調派手語翻譯員、辦教育訓練、核發服務費,部份地區還要隨時值機,幾乎是超時工作,面對台灣勞動法規訂定「一例一休」 鼓勵縮減工時制度,已在討論增加人力、薪資,或縮減值機時數。反觀澳門的全職手語翻譯員月薪,相當於台灣的企業基層主管,但澳門民眾覺得賭場薪資更高,不易招募手語翻譯人才,卻吸引台灣相關專業人員去澳門工作。

聽打服務發展
為服務不會手語,或希望了解精確字詞的聽障朋友,澳門聾人協會有推動聽打服務,只是現在沒聽打員,如有聽打案,就委請懂廣東話的中國大陸聽打員,帶專門打字機,用簡體轉繁體華文方式服務;反而近年中國大陸的聾人協會積極推動,協會理事長還自備聽打員。

台灣則是因應修改身心障礙法規,各地區官方社福、勞工部門陸續自辦,或委託民間單位提供聽打服務,並辦聽打員培訓,聽打員自備或借用筆電服務。只是現在案量偏少,大城市有時整個月沒聽打案,因此聽打員大多是兼職,還發生法官不讓聽打員,進法庭服務的情形。

澳門跟台灣身障社福比較
台灣社福體系早就在西元1980年代,建立疾病分類的身心障礙資格鑑定制度,近年以身體器官障礙程度鑑定,也建立一整套早療服務體系,包括發展遲緩兒童通報轉介、評估、個案管理;澳門則是到西元2009年,建立殘疾評估登記制度,早療服務也是這幾年才推動。這讓筆者想起,台灣社福界很常拿歐洲、美國社福制度比,覺得台灣社福體系超爛,對比澳門社福體系現況,認為除台灣官方及民間補助單位,常用短期補助跟標案,造成服務不易延續、工作不穩定,其實台灣社福體系沒那麼爛,就期待以後互相分享合作,建立完善的社福體系。

2017 年 09 月 17 日 / f14mp5

說圖370.坐在馬桶上看電視

發表標題:坐在馬桶上
發表日期:2017/03/30
發表版面:國語日報家庭版
媒體發表版本1:
最近家中的浴室整修,馬桶跟電動沖水器一起都放在客廳裡,我和大兒子就坐在馬桶上看電視。

大兒子很興奮的說:「坐在馬桶上看電視真有趣。」我說:「是啊!真難得有這種機會。」大兒子開心的說:「如果把沖水器按鈕改裝成電視遙控器,水量按鈕是調頻道、水溫按鈕是調音量,沖水按鈕就是電源開關,那更有趣。」

我聽完後大笑,說:「真服了你!」


發表標題:坐在馬桶上看電視

發表日期:2017/07/24
發表版面:金門日報副刊版
媒體發表版本2:
最近家中的浴室整修,馬桶跟電動沖水器一起放客廳,我和哥哥就坐在馬桶上看電視。

哥哥說:「坐在馬桶上看電視真有趣。」我說:「是呀,沖水器按鈕改裝成電視遙控器,水量按鈕是調頻道,水溫按鈕是調音量,沖水按鈕就是電源開關,那更有趣。」

哥哥聽完後大笑,說:「服了你!」

原作版本:

1.最近家中的浴室整修,馬桶連電動沖水器一起放在客廳。

2.我和老哥這幾天就坐在馬桶上看電視,老哥說:「坐在馬桶上看電視真有趣。」

3.我說:「是呀,沖水器按鈕改裝成電視遙控器,水量按鈕是調頻道、水溫按鈕是調音量,沖水按鈕就是電源開關,那更有趣。」

4.老哥聽完後大笑,說:「服了你~~」